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页头logo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匡钊博士学术讲座圆满结束

         应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匡钊博士于2020年8月21日-2020年8月25日做客知行讲堂校友系列第二讲,在兰州大学城关校区齐云楼349主讲了题为“‘科学性’的新探求——1949-1978年的中国哲学史研究”、“‘以西释中何以成为问题’——中国哲学史现代诠释的可接受标准判定”、“中国的哲学研究与教育”的系列学术讲座。三场讲座分别由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张美宏教授、李晓春教授、陈声柏教授主持。
        在题为“‘科学性’的新探求——1949-1978年的中国哲学史研究”的讲座中,匡钊博士首先向大家分享了自己对于中国哲学这门学科的一些看法及思考,他认为中国哲学是一门很“怪异”的学科,这门学科的最特殊之处就在于这个学科不断的在问,什么样的研究可以被叫做中国哲学,或什么样的研究可以被叫做中国哲学史。这种反思从这门学科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存在了,这种自身对于自身地位的探求以及反思伴随着这个学科的发展,并且作为动力推动这个学科不断的丰富自身。这种在反思中呈现出来的方法和范式层面的自觉,不断的塑造着中国哲学这门学科的面貌。从五四开始到现在一直是这样,所以每一次中国哲学的变化都跟相应的范式方法层面的反思离不开,而这种反思将成为将来一个时期中国哲学学科面貌改变的先导。其次匡钊博士认为我们需要注意的是1949年以后中国哲学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因为我们引入了马克思主义。这种方法或范式成为了前三十年中国哲学研究的一个基本指导。之后有学者认为这是不可取的,是走上了一条歧路。但匡钊博士不赞同这种观点,他认为这并不是一无所取的,我们要从正面进行评估。把这30年中国哲学这门学科的发展放在整个100年的历史中进行考察,可以发现仍然是在一种方法和范式推动下的知识积累,基本的方向追求并没有改面,也就是“科学性”贯穿始终。而我们一直以来最重要的期望就是以“科学性”的方式把中国古代思想脉络清晰的描述出来,用通行于世界的话语讲述出来。在讨论阶段,有学者就“科学性”的理解问题向匡钊博士发问。匡钊博士认为“科学性”意味着有一种通用的研究方法。中国哲学语境下的“科学性”有特殊的指向,“科学性”为中国哲学实质性的哲学讨论提供了一个严谨的形式。这种“科学性”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被理解为形式系统与逻辑分析。

image.png


        在题为“‘以西释中何以成为问题’——中国哲学史现代诠释的可接受标准判定”的讲座中,匡钊博士首先向大家介绍了两种“以西释中”的操作。一是将中国哲学视为发现于中国的、“说出一种道理来的道理”意义上的“以西释中”。另一种是从特定西方哲学的立场、系统或观点出发,对某种被认为可与之形成对比的特定中国思想的观点或理论的再诠释。他认为“以西释中”作为近年来“中国哲学合法性”讨论的主要反思对象,没有得到操作类型方面的分析。并由此产生了“合法性”讨论的三种误解。第一种误解是试图从内容的角度定义哲学,从而走向无标准的理论多元主义;第二种误解是把对知识的追求置换为对价值信念的申明。强调价值信念的优先地位,很容易导致一种充满民族自豪感的、毋庸置疑的中国思想的精神价值的专断论;第三种误解是将古今问题转换成为所谓的“中西”问题,从而诱发一种无谓的对抗性态度,并试图以新的中国中心论的单边主义取代所谓的西方中心论。因此匡钊博士认为对于“中国哲学合法性”讨论的主要目的在于反思其论述的“合理性”与“正当性”,即古代思想的现代哲学史诠释如何建立其可接受性的判定标准。而这种规范与标准就是形式系统与逻辑分析。必须通过逻辑分析的方式,方可判定具体的古代文本诠释是否符合规范、具有现代理解上的可接受性。任何有效的、合格的中国哲学研究,都应该首先接受以上规范与标准的检验,才有可能使中国哲学呈现为具有可公度性的世界性知识,进而将哲学史的学术任务从带有宗教色彩的信念宣告、文化普及意义的国学教育和起源于任意成见的对古人思想的扭曲解释当中清晰区分出来。

image.png


        对于中国的哲学研究与教育,匡钊博士认为回溯哲学的历史,其实哲学一开始就是和教育捆绑在一起的。中国古代哲学教育的目的是使人成为合乎某种标准的人,哲学是一种生活方式,师生关系不具有公共性。西方的师生关系虽然从一开始就跟我们不同,具有一定的公共性,但哲学教育也首先被考虑为一种生活方式,并不是单纯的研究。直到大学的出现,哲学教育放大了原来西方教育中本有的公共性,哲学教育在于如何获得可靠的知识。因此,现在的哲学教育在于把知识的公共性呈现出来。对于中国哲学来说我们更需要关注的是怎么把哲学本身变为知识产品的同时保有对于传统的温情。对于中国哲学的学习,匡钊博士认为必须先进行西方哲学的训练,其中最重要的是逻辑学的训练,他建议拿出一两个学期专门向本科生讲授亚里士多德哲学。针对具体的中国哲学史的讲授,他认为应该分为三个层次:顶层是中国哲学史也就是通史的讲授;第二层是原著资料选编的阅读;第三层是原著选读,从文献入手处理文献。
        在随后的交流和提问环节,匡钊博士对各位老师、同学们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耐心的回应与解答。三场讲座条理清晰、逻辑严密,大家收获颇丰、受益匪浅!

                                                                                                                       文:李丽萍 图:周衿瑶、李丽萍


地址:兰州大学盘旋路校区齐云楼 邮政编码:730000

联系电话:0931-8913710 传 真:0931-8913710 电子邮箱:zhexx@lzu.edu.cn

事业单位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 陇ICP备10000336号